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站内搜索
社会经济

中国经济会“硬着陆”吗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1-08-17     字体大小: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似乎有利于空头。今年以来,国际投行和

经济预测家们正为中国经济是否在未来两三年会“硬着陆”而争论不休。如

以瑞银为代表的外国投行,6月以来集体看空中国经济,下调经济增幅,认为

中国经济在未来两三年内存在“硬着陆”的风险;另一些投资家及部分机构

,如罗杰斯和大摩小摩等则转而唱好中国经济和股市,罗杰斯甚至批评那些

长期看空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空头们“大错特错”。而上半年尤其是 6月的核

心经济数据,似乎表明中国经济有陷于滞胀的危险。
    尽管如此,笔者认为中国经济不大可能出现唱空者所预测的“硬着陆”风险

。为了更好地分析问题,我们先来看看“硬着陆”和“软着陆”的含义。一

般来说,国民经济的运行是一个动态过程,各年度间经济增长率的运动轨迹

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围绕潜在增长能力上下波动,当国民经济的运行经过一

段过度扩张之后,超出了其潜在增长能力,打破了正常的均衡,经济增长率

将回落。这就是一个“着陆”的过程。只不过,“硬着陆”是用一种“大起

大落”的方式,强行实现经济的再平衡。其表现形式是,对前期的经济过热

,采用“急刹车”的办法进行“全面紧缩”,导致经济在短时间内从过热迅

速转向过冷,增长率大幅度降落,甚至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物价也出现

显著回落,失业现象严重。“软着陆”则恰恰相反,紧缩政策的实施,并未

导致经济的快速大幅下滑,而是平稳下降到一个合适的比例,同时没有出现

大规模的通货紧缩和失业。由于经济是一个平稳下滑的过程,所以软着陆的

时间也比较长一点。
    可见,在宏观经济过热时,我们需要经济运行的“软着陆”,而不是“硬着

陆”,以避免宏观经济运行的大起大落,破坏经济中的各种均衡关系。当然

,经济是否“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有赖于政府调控的艺术和水平,这

里面的平衡关系很难把握,现实中各国多半是以硬着陆的方式实现经济增速

的回归和通胀的降低。
    以此判断中国经济以何种方式安全着陆,可从短期和长期两个角度,从经济

增速、物价水平、就业状况三个方面来分析。
    先看短期,即年内经济运行状况。截至目前的信贷紧缩程度无疑堪比金融危

机前。正因为此,加上有史以来的电力短缺及廉价劳动力减少,才使得外国

投行做出了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的预测。通胀的加剧似乎印证了此一预测,

上半年 5.4%的物价涨幅尤其是 6月首次突破6%,致使年初定下的4%的物价控

制目标肯定守不住。但这是否预示着通胀变得不可控,经济增速大幅下滑?

至少从上半年的经济形势看,还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上半年全国GDP增速达到9.6%,其中一季度 9.7%,二季度 9.5%,经济呈现一

个下滑态势。但即使以二季度论,比起去年全年及四季度的经济增速来,也

只分别下降0.8和0.3个百分点,而与去年三季度的经济增速齐平,由此来看

,经济虽在下滑,但是一个平稳下滑的过程,幅度并不大。
    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继续下滑,但普遍预计,全年的GDP增速至少可达到

9.3%,也就是说,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不会滑落到 9%以下。假如6—7月形成本

轮物价上涨拐点,货币政策就有可能微调,企业的信贷情况会好于上半年。

电力短缺虽然是影响企业开工的一个因素,但中国并不存在总体上的缺电;

再加上保障房下半年的大范围开工建设,接过投资之棒,全年GDP增速仍可望

达到9.5%左右,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十二五”规划对每年的经济增长设定的指标是7%,我们当然不能用这个标

准去衡量经济增速,否则就真的是“硬着陆”了。但即便以9.3%的年增长论

,下降幅度也就在一个百分点,这个降幅应该说是正常范围内。
    从物价看,虽然 6月创下了年内涨幅新高,但全年而言,随着夏粮丰收,物

价翘尾因素的减少,以及主要工业品供过于求,进口迅速增长等,如果原油

、农产品等国际大宗商品在下半年能够维持近期的跌势,或不再出现显著的

价格上扬,物价突破 4%的预定目标虽成定局,但不大可能破 5%。央行货币

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就说,剔出翘尾因素,6月环比CPI为0.277%,折年率

3.5%左右,没那么吓人。
    至于就业,过去3年全国城镇地区新增3380万个就业岗位,每年都超过预定目

标。今年上半年,劳动力紧张的局面并未得到缓解,这说明就业状况良好。

下半年也不存在就业骤降的问题。
    再看长期,即未来几年情况。根据一些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未来30年还能保

持7—8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速。这个预测自是偏向乐观的,它建立在中国城市

化进程还会提供大量的投资机会和投资需求,特别是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在内

的公共投资增长;消费增长;社保体系的发展和社会福利支出的增加所导致

的消费品市场的增长等基础上。不过,以中国目前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未

来30年还达到7%以上的增速,客观上似没必要。
    如果说,30年时间太长,充满着很多未知因素,那么最近两三年,是否存在

外国投行预测的“硬着陆”问题?笔者的看法是,虽然未来几年存在房价高

企、银行呆坏账增多、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等影响经济发展的因素,但亦不

大可能出现经济暴跌的情况,除非政治系统出了大问题。首先,连续7年的粮

食增产,使中国目前拥有充足的粮食供应,这为制约通货膨胀持续走高奠定

了一个好的基础;其次,3年3600万套保障房的建设,加上未来10年的水利建

设,也足以使得投资增速仍然保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再次,随着收入分配政

策的出台,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保障制度的完善,消费水平会进一步

提高。因此,正如大摩亚洲非执行主席史蒂芬扐罗奇所说,不管是从房地产

、固定资产投资还是银行业坏账等方面来看,中国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和值得

忧虑的地方,但还远没有到会引发经济“硬着陆”的地步。
     当然,中国不存在“硬着陆”风险并不表明一些问题不应受到重视。在整个

“十二五”期间,如果以下三个问题处理不好,会拖累长期的经济增长。这

就是房价、地方债务以及产业升级问题。尽管保障房可以弥补部分房地产投

资,但作为与民众关系密切的商品,房价如果没有一个平稳的回落,将会影

响人们的收入、消费乃至信心预期,从而制约消费的快速增长;地方融资平

台的债务已高达10万亿,占到去年整个 GDP的 20%,到加上其他国债和政府

债务,虽然总的债务水平比其他国家要低,但地方融资平台涉及地方的治理

能力和对公共服务的供给能力,违约一旦爆发,还将波及银行,引发银行的

财务风险,进而影响到对企业的放贷,所以,这一问题不能小视;产业转型

升级关系到中国发展方式的转变,我们已经在金融危机中错过了一个转型的

极佳时机,能否利用紧缩政策淘汰一批落后的产业和企业,同时又不伤及就

业,也是今后五年必须关注的重大问题。
    总之,对中国经济存在“硬着陆”的担忧有些过虑。目前整个世界经济都处

在一个通胀走高而经济减速的阶段,中国经济虽然也在回落,但经济表现还

是相对较好的。目前来看,全国的投资增速仍保持较高水平,消费增长基本

稳定,出口还在恢复,这个趋于平缓的过程是健康而正常的,基本不存在硬

着陆的风险。但长期而言,需要加强对经济和社会领域一些结构性问题和制

度的改革。

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主办单位:教育部人事司 协办单位: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8400号
邮箱:jgwy@naea.edu.cn 电话:69248888-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