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站内搜索
人文地理

日本 举国皆为长寿乡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发布时间:2009-08-26     字体大小:

   据研究统计,全世界的长寿理论有300多种,其中不乏相互冲突之处。长寿有特殊地域吗?从山村到海岛,从冰雪大地到阳光炽热,全世界都有“长寿村”的身影。60年前人均寿命不过50出头的日本,如今各县拥有的百岁老人之多、比例之高,已远远超越了联合国的“长寿乡标准”,全国都是“超级长寿乡”。日本的这份答卷,能否解开长寿之谜?
   在东西方历史文化的长河中,人们长寿的梦想流淌其间。传说彭祖活了800多岁,是世上最懂养生的人;嫦娥偷吃了仙药而长生不老;印度神话中有巨蟒守护着海底的永生之药并引来一场大战;世界“第一畅销书”《圣经》里,人类始祖亚当活了930岁。

    然而,根据考古学家对北京猿人化石的研究,约2/3是死于14岁以下,活过50岁的极少。欧洲古罗马时代人口平均寿命仅有29岁,文艺复兴时期是35岁,20世纪末则达到了80岁左右。

    一个长寿“大”国的崛起 

    《2008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指出:圣马力诺男性平均寿命为80岁;日本女性更是达到了86岁;而塞拉利昂男性仅为30多岁也就是说,当塞拉利昂人离开人世40年后,与他同时出生的圣马力诺人却仍在享受人生。

    古今中外,人们为了寻找长寿的谜底,费尽心机。秦始皇派徐福入海求药,花去钱财无数,却最终死在出巡的路上;唐太宗李世民服食“长生金丹”造成汞中毒。

    为求青春,匈牙利伯爵夫人巴托尔克用女奴们的鲜血洗澡;法国有位生物学家更是将狗兔睾丸提取物注射到自己身上,声称年轻30岁,但药性散后老得更快,5年后便死去了。

    唐有《延寿赤书》,明有《修龄要旨》这类古代长寿养生专著在150种以上。王充、华佗、嵇康、孙思邈、丘处机等大名鼎鼎的人物都欲一探究竟。现代医学也提出了诸如自由基衰老、体细胞突变衰老等假说。

    然而直到今天,长寿仍然笼罩着层层的迷雾,除了理论流派之间不乏冲突之外,流传的各种纷繁复杂的“个人化”的长寿秘笈以及长寿村的种种传闻,更是让人不知所措。

    “居山者长寿”颇有论据,而据日本《朝日新闻》2008年6月报道,港口大都会横滨市男性的平均寿命竟然达到了81.7岁。

    “要长寿吃粗茶淡饭”的论点被东京都老人综合研究所熊谷修研究员批评为“一种幻想”,瑞士研究更是发现当地长寿和爱吃奶酪有关。水果长寿、遗传长寿等多种说法也颇有争议。

    联合国规定的“长寿乡”标准是每10万人中拥有百岁寿星7.5人,达到了这一标准的中国江苏如皋、湖北钟祥、广西巴马由此被称为“中国三大长寿之乡”。

    而一个惊人的事实是,根据200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百岁”统计报告,全国百岁老人比例最高的冲绳已达十万分之六十一,最低的地区也超过了十万分之十四,大多在十万分之三十到四十之间,这样算来,整个日本就是一个巨大的“超级长寿乡”。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08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79岁,女性平均寿命86岁。1963年日本只有153位百岁老人,2008年则达到了3.6万人,尤其近年来增长极快,是不折不扣的世界第一长寿国。

    日本人长寿更杰出的一面就是健康寿命长,达到了男性75岁,女性78岁。而在中国,差不多六十四五岁老人就开始得大病,进入身体“大修”阶段。根据日本东京都老人综合研究所的一份统计报告,近10年间,“日本老年人活动指标”(生活自理,活跃度等指标)大大提高,日本媒体称,“日本老人在10年间年轻了5岁”。

    而日本人口老龄化的速度是惊人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由7%增长到14%,瑞典用了82年,法国用了114年,而日本只有区区的24年,预计中国将用27年。更值得一提的是,曾登上世界长寿排行榜榜首的国家里,除了日本,都是人口小国,如摩纳哥和冰岛,总人口还不及北京朝阳区总人口的零头。

    在人口高密度和加速老龄化的夹击下,拥有1.2亿人口的日本能摘取世界长寿第一国的桂冠,绝非易事。而这个答案的探讨,对在同样的夹击中走向老龄社会的中国,似乎有着更多的借鉴意义。
    长寿背后的“举国之力”

    没去日本的时候,说起日本长寿,我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一样—那当然了!成天吃没污染的海鱼和豆制品,森林那么多,空气那么清新,医疗水平高,不长寿才怪呢!然而,随着了解的逐步深入,我发现这个以“把细节做到极致”而称誉世界的国家,长寿并非只是自然和传统的恩赐。日本全社会在长寿方面的认真和付出的巨大努力,真可谓“举国之力为长寿”。

    冰岛号称有着欧洲最清新的空气和世界上最干净的饮用水。而我第一次踏上日本土地的时候,感受到的也是空气新鲜、水流清澈、森林遍布,自来水拧开就能喝,生鲜料理放心享用。难以想象,就在几十年前,日本还曾被称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

    50年前的日本,战后经济复兴,大小工厂肆意排污,东京湾被批评为“世界上最脏的海湾”。北九州地区空气恶劣到政府不得不发布“烟尘警告”,出现了大量哮喘病人。在一次登山旅行中,我的上司,60岁的高田先生告诉我:“上中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叮嘱我们周末不要出门,因为外面实在是太脏了。”

    震惊世界的“水俣病”是日本深重的创伤。高田说,症状最初出现在猫身上,病猫抽搐甚至跳海死去,被称为“自杀猫”,不久人也开始患上这种怪病,轻者步履蹒跚,重者精神失常,身体弯弓高叫直至死亡。罪魁祸首是化工厂,含有大量水银的污水被排到河里,被毒害的鱼又通过食物链害了动物和人。

    惨痛的污染恶果敲响了警钟,从60年代开始,各种各样的公害治理法规和对策纷纷出台。196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公害对策基本法,1968年大气污染防止法登台亮相。整个日本社会开始以高度的责任心和危机感,付出大量的金钱代价治理公害,改善环境。1956年水俣病正式认定,日本最高裁判所最终认定国家和县政府也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2008年5月,我拜访了水俣市,如今这已是一座绿树成阴、河水清亮的城市,3年前还获得了全国“环境首府竞选”的第一名。“50年间,整个日本社会认真对待这一公害事件,”在水俣市的公园,我和一位陪同家人游玩的日本医生江上聊起来,他严肃地说,“水俣病应该成为永远的反省。”

    现在,日本人的日常水费中包括了“下水道费”,也就是家庭污水的净化费用。研制了各种先进的水质自动测试系统,比如在水库进水口前修建鱼池,如果发现死鱼或者异常情况,马上截住河流,调查上游水质变化。

    乘坐新干线旅行的外国游客往往被日本茂密广阔的森林打动。全国森林覆盖率接近70%,吸收的二氧化碳相当于全国私家车排放量的七成左右。然而,这其中大概有一半都是人造林。日本每年都有各种植树活动。许多大公司都投入大量资金造环境保全林,因为这是树立企业形象最便捷的途径之一。

    整个日本社会对于环保的重视已经融入到每一个生活细节,从垃圾分类到再生纸利用,从封闭型建筑工地到严格的污水处理,处处都能看到用心之处。
    作为一个有效的参照,我查看了历年日本政府发布的日本百岁老人和人均寿命统计数据,可以看到,随着日本公害治理的不断推进和环保社会的确立,两项指标都随之呈现出明显的加速增长。

    调查显示,世界五大长寿乡的饮食结构具有一致性:豆类、薯类、玉米、水果吃得多,动物食品吃得少,人日均摄入热量偏低。日本的传统饮食与此有诸多相似。俗话说,“人老肠先老”,在1999年中国科学院一项中国大连和日本大阪老年人肠内细菌结构的调查研究中,发现中国人肠内有益菌占比例较低,而腐败梭菌菌数较高。这和日常饮食结构有密切关系。

    “80岁还是孩子,迎来90岁,追赶100岁。希望长寿的话,就请来到我们的村庄,享受大自然的恩惠,得到长寿的秘诀。”这是日本冲绳第一长寿村大宜味村的宣言。

    同它的名字一样,大宜味村的长寿与冲绳食材的丰富健康关系密切。然而,近年来由于冲绳经济开发和工业化进程,这个村子开始面临着简单生活方式和传统长寿饮食被撼动的危机。近几年的统计数据表明,虽然冲绳县女性的平均寿命和百岁老人的比例仍占据着日本榜首,但男性居民的平均寿命已跌落到全国47个县的中等偏下。当地人认为,正是越来越多的人用欧美化的快餐食品取代健康的鱼类和豆制食品,才引发了冲绳的长寿危机。

   为了捍卫长寿的传统和荣誉,冲绳人成立了“慢餐协会”,提倡传统饮食习惯。冲绳县那霸市的田中秀明博士甚至严肃警告说:“我认为这是冲绳岛遭受的第二次侵袭。第一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又面临一次文化入侵。”

    与此同时,日本长野县和福井县却在长寿排行榜上不断跃升。长野的男性平均寿命已经成为日本第一,女性也频频冲刺三甲,而福井更以屡次双“榜眼”自傲。这两个长寿新贵无不在“食文化”上下足了工夫。长野因为有喜欢吃含盐量高酱油的传统,为了健康饮食,当地健康机构和社区甚至打出了“减盐作战”的口号,电视台也力推宣传攻势,聘请专家、营养师、资深主妇就“如何少吃盐”制作了系列生活指导专题。福井更是做了大量的调查统计,评估本县饮食结构在促进长寿方面的成功和待改进之处。
    “银色人才”和“老人朝阳产业”

    东京的原宿是日本乃至亚洲的时尚圣地。同样,东京巢鸭也有全亚洲有名的“老太太的原宿”,每天都有许多老人从日本各地乃至世界各地涌到这里,享受他们的“时尚生活”,选购新产品。日本是个富裕的国家,老人的储蓄率、养老年金和保险足以保障他们的晚年生活,但日本老人却似乎不愿“享清福”。在一次中老年调查中,希望能在65-75岁才退休或“只要身体允许,我想工作到死”的人,超过了九成。

    将冲绳挤下日本长寿排行榜首的长野县,自然气候条件不算优越,而有意义的两组数据是,长野高龄人员的就业率全国最高,而医疗费却是最低。

    曾有日本媒体撰文评论道,冲绳县男性寿命的滑坡跟高龄人员的就业率在全国最低有关,而“家庭主妇”的工作是终身的,这很可能是冲绳女性仍保有长寿第一的原因。

    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他所著的《无以限量的日本》一书中,提出应积极看待老龄社会。而实际上,在今天的日本,外来游客常能在酒店的早餐服务、出租车司机、景区问讯等各个行业看见老年人的身影,这些年纪已过花甲甚至“古来稀”的老人,工作起来的认真劲,比青年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日本媒体曾报道一位老太太,80多了仍担任着家族店铺的会计要职,耳聪目明。现在,在日本各地都出现了老人职介中心,他们被称作“银色人才”。

    “夕阳”还催生了“朝阳”产业。工作之余我在日本各地旅行,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各大景区不管是散客还是旅游团,绝大部分都是老人。和中国老人退休后喝喝茶打打太极,或者照顾孙辈不同,日本老人更像是铁杆的户外爱好者,不管是辛苦的登山途中,还是休闲的温泉胜地,我常能和来自日本各地的老人相遇。说“日本老人是旅游业的支柱”绝不为过。在阿苏火山,我和一位看起来不过60出头的日本老太太攀谈起来,才知道她已经72岁了,她还告诉我:“我们有一个温泉组,四五个老人,定期来阿苏爬山和泡温泉。”

    拥有坚实经济后盾的日本老人,是商界的宠儿。书店出售大字号老年读物,球形洗衣粉的发明是因为老人手颤而容易将粉末状洗衣粉洒掉。许多公交车都设有自动升降装置,上车口可以降到与站台差不多高。老年玩具市场也是创意不断,“依偎机器人”是个聪明的5岁男孩,能根据季节变化调整自己的状态,与老人进行交流。一家公司还推出了有趣且防止老年痴呆的益智软件,销售颇旺。

    除了水平高超的大医院外,遍布居民区的中小型医院给老人们提供了极大方便。养老院里和老人们形影不离的是专业从事老年护理工作、拥有职业证书的“介护士”。在长崎的一座古桥边,我正好遇到了一位“介护士”陪同着一位老人也来“赏桥”。虽然老太太走得很慢,那个年轻的姑娘却耐心地拉着她的手,走到不同的角度观赏,还不时柔声叮咛几句。这让我回忆起一次拜访养老院的经历—家庭的气氛很浓,年轻的“介护士”不是大包大揽,而是陪老人们聊天下厨,仿佛是亲密的祖孙。扶手、触摸式呼叫铃非常人性化地分布在各个区域,“躺在澡盆里也能够到”。

    一年前,日本学者三浦展出版了一本《下流社会》,批评日本青年人的生活热情和工作意愿日益低下,与此相比,日本长寿又健康的老人们倒像是干劲十足的“上流社会”。

    站在那古桥边,目送那对老人和少女渐渐走远,忽然想起辛弃疾的一首词:“从今康健,不用灵丹仙草。更看一百岁,人难老。”

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主办单位:教育部人事司 协办单位: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8400号
邮箱:jgwy@naea.edu.cn 电话:69248888-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