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站内搜索
教育探索

关注学前教育健康发展:“质和量”应齐头并进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4-03-31     字体大小:

  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以来,我国学前教育获得了快速发展,“入园难”问题初步缓解。图为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孙端镇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教师的引领下,利用“绿叶”、“瓜果蔬菜”等物巧妙拼搭,并戴着“成果”走上舞台展示。

  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以来,我国学前教育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在新一轮三年行动计划即将付诸实施之际,如何在继续扩大规模的同时保证学前教育质量,是各级政府部门及幼教工作者都必须认真反思和积极面对的问题。只有解决好这一问题,一度积贫积弱的学前教育才能逐步强健起来,走上更加健康、科学的发展道路。 

  自2011年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以来,我国学前教育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2013年,全国共有幼儿园19.86万所,在园幼儿3895万人,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67.5%。这些历史性的成就为学前教育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几乎所有事情在上升期都会遇到“成长的烦恼”,学前教育同样如此: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学前教育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阵痛”不断:“虐童”、幼儿食物中毒、幼儿集体被服药、违背幼儿成长规律的“小学化”教育现象屡禁不止……这些问题的逐一曝光,不仅暴露了学前教育发展中依然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也对学前教育下一步发展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幼儿教师、保育员、保健医生乃至厨师都应该专业化 

  幼儿园教职工队伍建设亟须加强 

  随着学前教育快速发展,对幼儿教师的需求量也在变大。2013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283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98万人,但按照教育部2013年1月8日颁布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目前幼儿园教职工的缺口至少在100万人以上。 

  “提高学前教育质量,幼儿教师是关键,这就要求教师队伍专业化,确保教师是合格的,要重视和强化教师的专业态度、专业能力;保健医生也应该是专业的,应该享受教师或医生的待遇,要为他们设定职称晋升的绿色通道,不能两头都不靠,这支队伍对幼儿的生命安全极为重要;保育员、厨师等也非常重要。”在日前由中国教育报和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联合举办的“促进学前教育健康发展”座谈会上,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说。 

  但是,幼儿园教职工特别是幼儿教师数量缺口大、整体质量偏低是当前教育发展所面临的无奈现实,而不合格教师对于学前教育发展是灾难性的。特别是在幼儿教师缺口比较大的情况下,一些素质低、师德差、能力弱的人混进了幼儿教师队伍,这也是当前幼儿伤害事件屡禁不止的直接原因。因此,加强幼儿教师队伍建设刻不容缓,这就要求进一步提高幼儿教师培养的数量和质量,进一步严格实施幼儿教师准入制度和幼儿教师资格考试制度。 

  谁来培养幼儿教师?毋庸讳言的是,由于幼儿教师缺口大,“市场”前景看好,一些原本不是从事幼师培养的院校,在条件并不具备的情况下,也纷纷开设了学前教育专业,一些地方甚至出现“村村烧火,家家冒烟”的情况,致使各层次的学前教育专业准入门槛太低,缺乏必要的监管。 

  “院校积极举办学前教育专业培养幼儿园教师是好事,问题是不能在专业失范的状态下无规则发展。由于当前的教师资格制度还没有被新教师资格制度完全取代,而学前专业办学准入又涉及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师范院校与职业院校不同的类型与层次,规范管理难度较大。”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院长秦金亮说。 

  至今,许多人还在怀念上世纪90年代以前幼儿师范学校的生源质量,当时招收的都是能够上重点高中的孩子,而现在则完全反了过来。有教师反映:原本在中学学习成绩极差的学生,都可以进某些学校读学前教育专业。 

  “以前之所以能吸收优秀生源,是因为他们参加工作以后有编有岗,待遇和社会地位都相对不错。而现在,一些城市的幼儿教师工资只有800元,而且没有编制、缺乏保障。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吸引优秀的生源?”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原理事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冯晓霞忧虑地说。 

  多种矛盾纠结、各种利益诉求交织。无数次的探索已经证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要解决学前教育的师资问题,必须下大力气进行综合性改革。 

  法律规范应明确,管理力量应加强,管理重心应上移 

  对幼儿园的监督管理亟须强化 

  “与以往儿童权利侵害的问题相比,近年来出现的最令人痛心的情况,就是这种侵害竟然来自最应该承担起保护儿童责任的保教机构内部,来自儿童的照顾者和教育者。这是让人无法容忍的。”日前,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发表了告幼教从业者书,呼吁大家加强行业自律,严守专业伦理,确保幼儿健康成长。 

  “但是,仅仅靠自律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现在的从业者鱼龙混杂,通过办幼儿园实现教育理想、服务社会的人有,但仅仅出于营利目的而投资幼教的也大有人在。在这些人眼里,儿童只是一棵摇钱树。这些人本质上不是幼教工作者,只是利用幼教营利的投机商人。因此,行业自律的呼吁对他们来说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必须加强外部监管,包括政府责任。”冯晓霞说。 

  “如果把孩子的事跟市场连在了一起,给孩子喂病毒灵等类似事件是必然会出现的。”中华预防医学会儿童保健委员会主任戴耀华说,之前卫生系统也出现过产科医生卖婴儿、与奶粉企业合谋抢夺婴儿“第一口奶”的现象。这些事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孩子成了赚钱的工具。“有的幼儿教育机构为了蛊惑家长,教三四个月的孩子爬行,结果孩子的骨骼都受到了伤害。高收费的民办幼儿园也有不少为赚钱伤害孩子的。” 

  “如果政府再不对幼儿园进行监管,现在是给孩子喂药,将来说不定会发生更耸人听闻的事件。”上海市教育学会幼教专委会主任何幼华说,许多民办幼儿园孩子交的伙食费要把老师的饭费也承担下来,“克扣伙食费是犯法的,但是谁来管理呢?” 

  “虽然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都在加强学前教育管理力量,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薄弱。目前,只有北京、天津、大连、陕西、贵州等省市的教育行政部门设有学前教育处,其他各省一般只有一个分管干部。幼儿园质量的监管非常薄弱,市县一级的情况也是一样。”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王化敏说。 

  当前,我国实行“地方负责、分级管理”的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存在不同层级政府间职责不明确、权责配置不合理,特别是责任主体重心过低、统筹协调和财政保障能力严重不足等突出问题。“应当在‘地方负责、分级管理’的基础上,明确‘省级统筹、以县为主’,提升学前教育责任主体重心。”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认为,改革的重点在于实现管理主体重心和财政保障重心的“双上移”,改革的关键在于抓住中央、省、县三级政府之间的权责利关系及其调整,并注意发挥地市和乡镇的职能。 

  学前教育发展要继续扩大规模,公办园民办园应有合理比例 

  “政府主导”还需真正落到实处 

  孩子是我们最宝贵的资源,投资早期教育就是投资于国家的未来,这已成为国际社会普遍认可的观点。作为一项重要的社会公益性事业,政府必须承担学前教育发展责任。但在冯晓霞看来,一些地方政府虽然在语言层面已经认可学前教育的地位,但内心真正的认可程度并不高,主要表现为“仍将早期保育和教育视为家庭或私营提供者的责任”。 

  “只有全面构建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入园难’、‘入园贵’和‘小学化’的问题。扩大学前教育规模和提高学前教育质量同样重要。由于欠账多、底子弱、发展不平衡,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学前教育的发展相对较弱,再加上‘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对幼教也提出了挑战,只有学前教育继续加快发展,才能确保不出现新的入园难,应该是保质量前提下的加速发展。”虞永平认为,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目标定位是普及、普惠和公益,这意味着学前教育不是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的的,有志加入建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大军的人们必须在心灵深处许下公益承诺。 

  《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小区配套幼儿园作为公共教育资源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举办公办幼儿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但一位学前教育专家在调研中发现,某地一个小区的配套幼儿园建成后交给了教育主管部门,等孩子都招上来之后,立刻就把幼儿园转给了一个私人老板。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但2013年全国19.86万所幼儿园中,民办园有13.35万所,占了绝大部分。公办园、民办园的结构比也引起专家反思。 

  “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一定要有一个科学合理的布局结构,公共资源的布局一定要均衡,必须强调公办园的基本比率,以便提升学前教育的基础水准,确保示范指导力量的培育和发展。”虞永平说。 

  补历史欠账盖“新房子”后,重点投入要转向“人” 

  学前教育投入保障机制亟须建立 

  一次,在某中部省份采访时,记者发现该省新增幼儿教师编制数量非常少。询问之下,有教育行政管理人员说:“到了财政部门,人家一句话就给顶回来了,因为财政预算没有这一块,钱没地方出。” 

  过去3年,学前教育投入大幅增长。2011年至2013年,中央财政学前教育项目经费投入500亿元,带动地方各级财政投入1600多亿元。虽然国家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不断增加,但这些投入大多是项目资金和专项资金,项目结束了,资金也就没有了,缺乏可持续性。因此,如何保证学前教育稳定、持续投入,还需要建立健全学前教育财政投入保障机制。 

  “我国学前教育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学前教育是一项需要政府重视和投入的事业:什么时候政府重视了,事业就能得到发展;什么时候政府忽视了,事业就停滞不前甚至倒退。”虞永平说,投入是政府重视学前教育的核心表现,在未来的一个时期里,政府投入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在加强硬件建设和师资队伍建设的同时,要重视对决策和管理的投入。 

  “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第一期大部分经费用在了幼儿园校舍等基础建设上,是在补历史欠账。而要让这些‘新房子’运转起来,而且是可持续、有质量地运转,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工作重点就要投向‘人’,不然国家500多亿元的投入换来的只能是闲置的空房子。”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认为,在公立幼儿园教师短期内解决编制不现实的状况下,可以通过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公立幼儿园教师纳入财政预算,获得与当年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薪酬相持平的待遇。 

  在2月26日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扩总量、调结构、建机制、提质量被称为是未来3年学前教育发展的主要任务,这让我们看到了学前教育进一步科学发展的希望。面临那些必须跨越的坎和难,改革的智慧、耐心、韧性、包容和监管,缺一不可,我们期待着,新一轮三年行动计划,将进一步从根本上破解难题,带来学前教育新的健康发展。

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主办单位:教育部人事司 协办单位: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8400号
邮箱:jgwy@naea.edu.cn 电话:69248888-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