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站内搜索
专家视角

曾峻:回到原点、原著和原理上来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10-06-30     字体大小:
    十七届四中全会对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给予了高度重视,强调马克思主义是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提出了“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等重大命题,要求党员、干部重点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央委员和省部级领导干部认真研读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基本著作。这些决定具有极强的现实针对性,对于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提高全党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具有深远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的“本本”不能丢    
    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指导思想。但近些年来,却出现了马克思主义被“口号化”、“标签化”、“边缘化”等问题,一些人缺乏理论兴趣,特别是缺乏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兴趣,少数人甚至公开宣称要“超越马克思主义”,要“去马克思主义化”。这些现象之所以出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部分人错误理解毛泽东、邓小平的有关论述,在反对“本本主义”的时候把“本本”也反掉了。
    谈到反对“本本主义”、“教条主义”,最常引用的是两段话。一是毛泽东的。1930年他在《反对本本主义》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二是邓小平的。1992年他在南方谈话中指出:“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长篇的东西是少数搞专业的人读的,群众怎么读?要求都读大本子,那是形式主义的,办不到。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从这两段文字不难看出,无论是毛泽东还是邓小平都没有反对过读“本本”,他们反对的是死读“本本”,反对死抠字眼而不能把握其精神实质的做法,反对把理论和实际割裂开来的做法。但一些人没有读过毛泽东、邓小平的原话,而是一知半解、断章取义,得出“毛泽东、邓小平反对读马列”或者“毛泽东、邓小平不主张学理论”的结论。特别是当下,一些干部不是精学马列的问题,而是几乎不学马列;“长篇的东西”不仅群众不学了,干部不学了,甚至连“少数搞专业的人”也不学了。
    1939年,在与马列学院学员的谈话时,毛泽东指出:“马列主义的书要经常读。”“《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100遍,遇到问题,我就翻阅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有时只阅读一两段,有时全篇都读,每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就翻阅过多次。读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于应用,要应用就要经常读,重点读。”他不仅自己读,而且经常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推荐给干部读;他不仅荐书,而且在读书方法上进行指导,希望以此在党内造就一大批精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高级干部和理论工作者。据邓小平的家人回忆,在江西下放劳动日子里,邓小平随身携带并阅读了大量的马列著作。正是经常研读原著,毛泽东、邓小平才能抓住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东西,并用以指导实践,开辟了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新道路。
    毛泽东、邓小平对待科学理论的态度告诉我们,读“本本”是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的前提,只有把“本本”搞懂了,才能把握“本本”的精髓,才能辨明真假、有效地反对“本本主义”,才能灵活自如地运用“本本”阐发的原理,进而发展“本本”。
  回到原点和原著掌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学习马克思主义要回到原点,就是回到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马克思那里;回到原著,就是要读经典文献,有必要还需通读选集、全集。之所以要回到原点、研读原著,原因很简单: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之日起,各种诠释、演绎以至曲解的说法就没有停止过。此外还有所谓“马克思与恩格斯之争”;即使是马克思,还有“青年马克思”、“中年马克思”和“晚年马克思”之争。
    马克思主义不断被解读,一方面说明了它强大的影响力,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思想家和学者都绕不过它;另一方面也表明,今天学习马克思主义时所要面对的情况更加复杂。面对如此繁杂的思想理论“丛林”,即使是专业人士也要付出毕生精力,遑论一般干部、群众。摆脱各种说法干扰的最好的办法是把它们摆在一边,直接读原著特别是经典著作。
    在这方面,恩格斯的有关论述仍有现实意义。马克思去世后,恩格斯反复强调要通过读原著、一手资料来准确地理解马克思的思想。1884年8月13日,恩格斯在给格奥尔格?亨利希?福尔马尔的信中指出:“研究原著本身,不会让一些简述读物和别的第二手资料引入迷途。”1890年9月,在致约鱀布洛赫信中他再次写道:“我请您根据原著来研究这个理论,而不是根据第二手的材料来进行研究——这的确要容易得多……可惜人们往往以为,只要掌握了主要原理——而且还并不总是掌握得正确,那就算已经充分理解了新理论并且立刻就能够应用它了。在这方面,我是可以责备许多最新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而他们也的确造成过惊人的混乱……”1894年10月4日,他在为《资本论》第三卷写的序言中指出:“一个人如想研究科学问题,首先要在利用著作的时候学会按照作者写的原样去阅读这些著作,首先要在阅读时,不把著作中原来没有的东西塞进去。”
    在研读的时候,要做到进得去、出得来。“进得去”就是读懂文本本身,经典作家为什么写这篇文献、这篇文献的主旨是什么、提出了哪些重要概念和观点。在读懂单篇的基础上还应把不同篇目贯穿起来,比较前后的异同。“出得来”就是学会提炼和概括,重点是三个层次的问题,一是世界观、方法论以及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切忌拘泥于具体的字眼和论断;二是思想方法,看经典作家是怎样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这有助于提高思维的缜密性和系统性;三是理论联系实际,自觉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改进工作、改造主观世界,扭转那些背离马克思主义的行为和作风。
    总之,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全面准确地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真谛,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重要内容,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必要前提。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学习马克思主义放到一个更高更重要的地位上来对待,将为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强大的思想动力。
教育部直属机关干部网络学院
主办单位:教育部人事司 协办单位: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技术支持: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28400号
邮箱:jgwy@naea.edu.cn 电话:69248888-3128